> >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港道理

澳门太阳城在哪个赌场-奥门太阳城手机博彩

← →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
    “额……师父。”

    二民昨晚是住在飞弦苏格蕾庄园内的。

    被禁锢了。

    此时自己一个人落寞黯然坐在庄园内呆,听到脚步声下意识看过去,不由站起行礼随后,只是低头叫了声师父。

    没再说话。

    韩弃一愣,笑了笑看着他,半响挥挥手:“回家吧。”

    二民下意识看着跟在师父身边的蕾安娜法神,然而蕾安娜看都没看他。二民欣喜笑着,又有点自责,重重对韩弃行礼,然后飞奔着跑出去。

    韩弃皱眉看着二民背影,下意识开口对着蕾安娜:“法神大人您虐待他了昨晚?”

    蕾安娜眯着眼睛:“管好自己吧。哄不好殿下我就虐待你。”

    韩弃摸摸鼻子,无奈笑着:“我这不是来了吗?”

    蕾安娜神色复杂看了韩弃一眼,没有多说。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她估计不止自己,可能伊芙婕琳娜女皇陛下都会为难。

    希望他俩真的亲密在一起,又知道那好像隔着重重阻碍不可能。

    反而关于他总是自矜的弃儿身份没谁特别在意。

    因为说起来飞弦苏格蕾就算没法和韩弃结婚,可事实上如果身为皇储的以后,登基称帝,她也注定和谁都没法结婚。

    那是不是弃儿有什么关系?

    可是,问题居然在韩过这。

    他自己有没有这个心思不说先,关键他背负的比飞弦苏格蕾一个皇储还要多的责任和重担。

    蕾安娜只是本能维护飞弦殿下的任何决定可事实上。

    坦白说现在她也不知道这件事如何解决。或者说该怎么解决。

    那么……

    “哎。”

    即将进门的时候蕾安娜忍不住叹息出声,惹来韩弃侧目。

    蕾安娜皱眉摆摆手,敲敲门,推开,示意他进去。

    然后将门从外面关上。

    站了一会,蕾安娜转身离开。

    自己解决吧,如今似乎来到学士城认识这个弃儿之后,她现明明也算年轻的她就成为法神,可此时的神赐大6,居然已经是年轻人的时代了。

    居然,都是因为这个弃儿搅动?

    ——

    “netbsp;   进门就挣脱下地叫着,然后piapia朝着一旁水果盘还有糕点盘跑去,跳着脚够。

    一只白嫩颀长的手给她拿下来放在能够得着的地方。

    揉揉她的头,小短身吭哧吭哧开造。

    韩弃顺着小短身头上那只手向上看去……

    意外的没有迎上亮晶晶的目光。

    而是弯腰蹲下出神看着小短身的侧脸。

    绝美的侧脸。

    带着一丝少有的复杂,还有……忧郁?!

    “你还忧郁?!”

    韩弃直接说出来,失笑摇头上前。

    果然,瞬间亮晶晶转过头看过来。

    韩弃无奈叹息,坐在一边,抬手拨弄小短身咬着的糕点,被小短身嗷呜一下咬到手。

    犯贱缩回来。

    看向已经起身走到阳台背对他的葫芦瓶。

    韩弃一顿,轻声开口:“先,我先道歉。”

    “呵。”

    笑声传来,不过身子还是没转,依旧背对。

    “印象中,你道歉不是第一次了。”

    飞弦苏格蕾的声音,很平静倒是。

    韩弃点头,温和笑着:“所以说是'先'。”

    飞弦苏格蕾终于转过来亮晶晶了。别过头看着韩弃,似乎在等待他继续。

    “嗯……”

    韩弃沉默片刻,看着飞弦苏格蕾,摊手笑着:“可你认识我的时候我不就这样吗?”

    起身走近一点,韩弃看着她:“是,我的确能帮助你的地方不多。毕竟身份地位差距摆在那。可你不能以互相交换帮助能力来判断谁占了便宜谁吃亏对吧?如果是那样那学士城所有学生,你除了我,谁做你朋友都比我称职。”

    飞弦苏格蕾看着他,就这么看着,半响点头:“避重就轻?偷换概念?”

    韩弃揉揉头,叹息摇头:“你要这么说我也无话好说。”

    停顿片刻,韩弃收起笑容,出神看着她的亮晶晶,扯起嘴角……

    “然而你想没想过也许你想要的,我给不了。”

    “却可以给别人?”

    飞弦苏格蕾指着小短身:“比如她……”

    韩弃咧嘴惊愕。

    小短身鼓着嘴塞满东西,突然转过头看向这边,啊啊叫了几声。

    飞弦苏格蕾平静看着他:“的母亲。”

    韩弃呼出一口气。

    大喘气?故意的?

    “你没你说的那么纯粹。”

    飞弦苏格蕾开口:“你很复杂。你为了救人宁愿被冰神咬掉手,也为了小短身死去,亲手虐杀大人女人老人孩子你都亲手溺死。”

    直视韩弃,飞弦苏格蕾开口:“我问过的。我整晚都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你甘愿背负二十亿弃儿的负担而抗争。”

    弯起嘴角看着低头沉默的韩弃,飞弦苏格蕾喃喃开口:“我是傻白甜,却也懂得一个道理。理想也好梦想也好,只够开启你去做一件事,却永远支撑不了任何人做到死都不愿放弃的程度。”

    韩弃吸了口气,抬头轻笑:“这和你无关。”

    “呵。”

    飞弦苏格蕾点头:“和我无关的事,你叫我做了多少了?”

    韩弃咧嘴:“你不会拒绝?我说的话你都听?”

    韩弃指着阳台:“乖,跳下去。头冲下。”

    飞弦苏格蕾歪头亮晶晶,蕾安娜瞬间出现在楼下仰头面无表情看着他。

    “嗯……”

    韩弃骑着栏杆,憨笑看着蕾安娜:“我跳,我跳可以吗?”

    “哼。”

    蕾安娜退开不见,韩弃叹口气,看着飞弦苏格蕾:“最鄙视你们权贵子弟,除了靠法神剑圣还有别的本事吗?”

    飞弦苏格蕾平静别过头,转身朝着小短身方向走去。

    “因为神赐大6充满复杂阴暗和危险,总能遇到一些口蜜腹剑城府极深卖了自己都帮他数钱的人。”

    韩弃一愣,看着背对自己给小短身擦脸的飞弦苏格蕾。

    “说我吗?不是说我吧?!”

    韩弃手拢在嘴边:“认错人了喂!”

    飞弦苏格蕾回过头瞟他一眼,拿起水杯喂着小短身喝水。

    韩弃笑了笑,走过去坐下。

    其实没人看到,此时的氛围真的如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似的。

    但是仔细看又觉得特别不般配。

    女的美到不真实,孩子可爱到爆棚的娇憨。

    而作为唯一的男人,太水。

    长得一般倒不难看,但相比较之下就太挫了。

    穿得也一般。头不短了但没型。

    笑呵呵跟傻缺似的,臭不要脸的憨笑卖萌。

    所以事实证明和谐的事物是真的和谐。

    不和谐的看起来和谐,但事实上也总会找到不和谐的地方。

    “你不是给不了……”

    飞弦苏格蕾突然再次开口打破沉默,出神看着吃不停的小短身……

    “你只是不会再给别人。”

    飞弦苏格蕾抬头看着沉默的韩弃:“我是傻白甜也有女人天生的敏感。你总说不近女色我相信是真的。但不是你对女色不感兴趣……只是让你真正动心的,已经不在了。”

    韩弃看着小短身,许久之后,叹息笑着,将目光对视那双亮晶晶。

    “我想不到有一天你可以大段的和我谈论这些。”

    飞弦苏格蕾轻笑:“事实上是我一直在谈,你一如既往的从不表态。”

    韩弃揉揉脸,支着下巴看着飞弦苏格蕾,似乎一脸苦恼的样子让飞弦苏格蕾想笑……

    也想一巴掌抽过去。

    多复杂的情绪?

    “就一定要把纯洁的友谊搞得那么庸俗吗?”

    韩弃有些哀婉地抱过不耐挣扎的小短身,孤儿寡父的模样再次呈现脸贴脸和小短身。

    “能不能给条活路了?不多一条就行。”

    飞弦苏格蕾愣在那,眉头皱起,歪头看着他。

    “原来一直以来都难为你了。和我一起居然让你没有活路?”

    韩弃呵呵笑着,然后……

    “hen~!”

    飞弦苏格蕾咬着嘴唇,就这么看着韩弃。

    韩弃笑了一会,叹息摆摆手,今天叹息的时候真的好多。

    “说吧。到底是想怎样呢?”

    飞弦苏格蕾平静开口:“我很讨厌你的态度。所以我觉得就这样很好。”

    起身朝着卧室房门而去,这里是客厅。

    韩弃愣在那目送葫芦瓶摇曳的走进去,赶忙起身追上前……

    “砰!”

    门关上,差点撞到他鼻子。

    小短身肚子吃得圆圆的,漂亮眼睛看过来,还打嗝。随即嘎嘎笑着,咋把小短腿噗噗噗跑过来,一把抱住韩弃腿,仰头看着他。

    “啊,啊啊。”

    韩弃揉着鼻子,低头瞪她:“啊屁!”

    小短身一跳一跳的:“抱!抱!!”

    韩弃没理她,转身敲门,倒是没想进去。

    “没有……是我求你。”

    蕾安娜已经推门走进来,手里拿出法杖。

    韩弃咧嘴抱起小短身,这还有个好?

    “班长……”

    “皇储殿下?”

    “不是沟通没结束你进去干什么呢?”

    “也对换衣服我们出去嗒溜嗒溜是哈?”

    蕾安娜一步步走近,韩弃无奈继续叫门但形势已经很紧迫了。

    他不是怕蕾安娜对他怎样,比如虐待之类的是开玩笑。

    关键是如果不沟通就没解决,拖一天影响就会扩散。

    就在蕾安娜已经走到近前拎着韩弃领子要给他们孤儿寡父拽走的时候。

    韩弃暗叹一声,没办法了。

    于是……

    他……

    做了一个决定。
← →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