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祭礼

澳门太阳城有几个赌场-澳门太阳城官网w w.99135.c

← →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
    嗖!

    一杆苍蓝长箭横贯长空,犹如一支爆裂箭,猝然炸裂,分裂十道凌厉箭影。紧接着,十道箭影分裂,化作百道,遮天蔽日,尖鸣破空!

    顷刻间,箭雨滂沱落下,犹如一张无孔不入的苍蓝巨网,迎头而下。

    “来得好!”

    李仪眼神沉着,身外狂风沉浮,脚下秘步诡谲,几步凌虚踏空,翩然如仙!

    箭雨临头,他被逼出浑身潜力,风神步和千叠经纶交融,步步生莲,挥出难言的玄妙韵律!

    李仪身形似隐似现,在无数残影叠影间穿梭,犹如跨越了空间阻隔,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哦?刚才这几步,似乎有一缕规则韵味……”他眼神一动。

    轰!

    未及多想,百杆箭矢落地,层叠扩散的能量余韵,化作巨大的蓝色龙卷,席卷弥散!

    龙卷汹涌,蓝光耀目,已是避无可避!

    “给我——破!”

    他狠狠咬牙,胸口的铁十字之心亮起,皮膜不断起伏,时而卸袍,时而裂潮,勉力消解袭于身上的可怕冲击。

    “呃!”李仪闷哼一声,如断线风筝飞出,但在即将落地时,他脚下数步踏空,踩着无形阶梯一般,稳步落地。

    他的对面,是一头身高五米,手持断潮长弓的蓝色娜迦!

    “不愧是神器巨兽,真够劲……”李仪心中,暗赞一句。

    这头娜迦,为传奇装备所化,实力在六级往上,气息深不可测!

    “去死吧!”它竟懂得简单的言语,弓拉满月,箭锋遥指李仪,长箭二度破空!

    一箭袭来,一而化十,十而化百,箭簇上缭绕着雄浑的潮汐巨力,犹如一堵海之墙壁,倾倒而下,势若山崩!

    “大封禁道!”

    李仪右手抬起,一条青鱼在掌面游荡,化作青色盾牌,挡在面前。这段时日以来,这头青鱼吐纳群星之力,身形壮大不少,体表浮现密密匝匝的神秘星纹。

    嘭!

    几根长箭射落,青鱼炸裂为流水,李仪也借着这一线空隙,脚踏虚空,犹如一道闪电,破空而去,极靠近。

    “皎月喷息!”

    他眼神一寒,瞳中浮现血红之月,背后一头皎月玉蟾浮起,喉中毁灭气息凝结,一道横断虚空的血色月河,喷吐而出。

    月河蜿蜒流淌,撕裂长空,娜迦的上半身躯,顷刻灰飞烟灭!

    一枚碧蓝鳞片,落在地上。

    李仪捡起,端详片刻,撇嘴摇了摇头:“开门不顺……”

    这件装备名为弄潮之鳞,其魔法效果——“回潮溅涌”,能在不削减威力的情况下,大幅增加杀伤范围。此物,对杀伤范围有限的武者而言,可谓强大神器!但对杀伤距离和杀伤范围都不俗的法师而言,效果就十分有限了。

    “不过,回潮溅涌的魔法效果,若能融入武者武装,绝对是价值连城!”

    李仪也不气馁,点了点头。

    “试试效果!”

    他手掌翻覆,一颗火球凝聚喷出,火球落地,隐有潮影浮荡,烈焰席卷扩散,不断弥漫四涌!

    “对法师而言,倒也不是全无作用……”李仪看了看,面露惊异,“若是在沙场上,这回潮溅涌,就是歼敌的利器了!”

    火势蔓延,撞击在一道金色光幕上,金辉浮动,焰蛇溃散。

    “哦?这是……结界?”

    李仪走近,金色光幕上,无数符文流转,竟然是一座罕见的九级结界!

    “九级结界?这里面,是什么?”

    李仪有些狐疑,眼中晨光闪烁,视线透过结界。

    “嘶——这个是……”

    落入眼中的画面,让他脸色顿变。

    光幕深处,亿万金色线条来回勾勒,犹如金色骨架;而四面八方,又有元素潮汐、游离能量和星月光辉不断涌来,填充线条中的间隙,形成厚重血肉。

    以规则为骨,以元素为血肉,逐渐凝集,正在凝聚成什么东西。

    此物,已经成形了大半。

    它的下半部分,已初露端倪,是拳套之形。

    而上半部分,规则和元素犹如缝纫机一般,不断缝合凝聚,继续化作拳套的另外一部分。

    “这圣器位面中的装备,就是这样制作的?”李仪眼中精芒一闪,当下驻足,观摩起来。

    规则为骨架,元素潮汐、游离能量和星月光辉则不断分解重聚,化为无数结晶,分门别类,依附在骨架上,融入其上。

    “有点意思……”

    这装备的锻造过程,是规则的直接演化和呈现,比任何一个冶炼大师的铸造,还要规则深刻,神秘莫测!

    “这件王之财宝,实在太可怕了……”李仪仔细观摩,瞳中映出规则演化,心中有种莫名的惊心动魄,浑身冷。

    大约半天之后,这件拳套,完全凝聚成型。

    不知为何,李仪竟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嗡!

    光幕忽然消失,拳套化作一头金色器兽,四脚刨地,咆哮着扑杀而来。

    “不自量力!”

    一头普通器兽,李仪还不放在眼里,手指曼舞,一记熔岩爆裂射出,烈焰席卷虚空,将其完全撕碎。

    这头器兽,才刚刚化形,又重归于一只金色拳套。

    “这件装备,我怎么从未见过?”李仪捡起,将其戴在手上,神情顿时古怪,“落星拳套,有一个法术位——星光飞弹?”

    这个拳套,显然是效仿了他的秘法——星辉霰弹。

    不过,那件王之财宝,尚未能领悟透彻,仅仅制作出了一件普通法器。

    但是,它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能够学习成长。

    “我每施展一次星辉霰弹,它就能汲取一些意境,直至完全贯通!”李仪心中了然,暗暗震惊,“或许,再过几次,它就能将其完美呈现!”

    光幕仅消失一刹,等器兽离开,光幕再次浮起。

    金色线条继续勾勒,着手制作下一件装备。

    “要不然,去结界中看看?”李仪摸了摸下巴,以他的度,自能抓住那一线空隙,进入这结界中。

    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这种观摩,并不太适合我……还是在战斗中,体悟更加深刻!何况,积分意味着拂晓断崖的皇室馈赠,我必须多挣积分,才能让拂晓断崖的财政宽松。”

    他环顾四周,面露淡淡微笑。

    “何况,这圣器位面,已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宝库!每一件传奇装备,其中规则,都足以支撑一具一阶甚至是二阶武装!”

    他抬手,几缕探知之风射出,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下一件传奇装备!

    ……

    “死!死!死!给我死!”

    石弘咆哮如比蒙,拳锋似惊雷,狂暴力道一次次撞击在青铜巨像上,出的铿锵巨响,地面大片崩塌,声震百里!

    他能清楚感觉,这头青铜巨像,比其他神器巨兽,要强大得多。

    一次次针尖麦芒的碰撞,石弘身上已满是鲜血,但气息一点却都没有衰弱,大开大阖,霸气冲霄!

    夸父和刑天两大巨人血脉,一为耐力之极致,号为“虎步逐金乌”;一为生机之巅峰,号为“断头舞干戚”。两者血脉,各有所长,但都是接近神灵的可怕躯体。

    轰!轰!轰!

    拳锋震荡,青铜巨像耗尽体力,怒嗥一声,胸口出现巨大凹塌,向后倾倒。

    其身形溃散,地面上,多出一面青铜面具。

    “看够了吧?伸手去拿,不会消耗魔力吧……”石弘不满地怒哼一声,转身坐下。

    夸父血脉,耐力可怕,而生命力则很一般。

    石弘不得不坐下,取出草药,小心地涂抹伤口。

    “谢了!”张岘山看了他一眼,唇角轻扬,露出一缕诡谲笑意。

    他走上前,将青铜面具,覆盖在脸上。

    “哦?这件装备,怎么没什么效果?”石弘看了一眼,神情一愣。

    他虽粗莽,但也清楚,张岘山手上的地图,绝对不同凡响!地图上标注的每一件传奇装备,都是为张岘山量身准备。这一路行来,张岘山的实力不断水涨船高,令石弘都生出几分忌惮。

    可这张面具,似乎没有任何效果。

    “算了算了,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石弘冷哼一声,恶声恶气地说道,“记住你的承诺,否则,我必不会放过你!”

    他心神一动,激了遁空印记,却毫无反应。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石弘脸色愕然,恶狠狠地望向张岘山,“张岘山,是你动的手脚?”

    “我哪有本事动手脚?”张岘山的面孔,隐匿在青铜面具后,看不到表情,却有一种莫名的阴森恐怖,“动手脚的是谁,你还想不清楚?”

    “四皇子萧逊!”石弘可并不愚钝,马上想通,视线愈暴怒。

    “你想知道这件装备的效果?这张面具,名为祭礼铜面,是消耗性装备,只能使用三次。”张岘山刻意地顿了一顿,“其作用,是——血祭!”

    他手掌高抬,一道清灰漩涡浮动,其中爆的咆哮之声,如大地龙吼,天昏地暗!

    紧接着,一道巍峨身影,自其中大步而出。其身形堪同比蒙,比比石弘还要高出一大半,浑身散着暴戾成狂的黑暗气息,连虚空都疯狂扭曲起来。

    一头裂峡巨人王!
← →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