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正文 第151节 搏命(2)

澳门太阳城主席-澳门太阳城集团资讯端

← →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
    戴小点向前跑了几步,迎面过来一个手持钢枪的敌人,双方都看不清楚彼此的长相,日军双手向前一送,长达半米的刺刀就到了他的胸口。戴小点向后急退,日军双脚一错,快步跟进,刺刀尖竟是寸步不离目标。

    戴小点像是失足般的仰面朝天摔倒下去,同时抬起一条腿,正踢中对方的枪身上,日军猝不及防,步枪高高举起,戴小点双腿一盘、一带,日军也跟着摔倒下去,还不等他再有任何反击的动作,戴小点已经先一步爬起来,一柄匕从他的心窝扎了下去!

    解决了这个鬼子,戴小点抄起他的步枪。不得不说,日军的三八大盖确实比华军使用的汉阳造、中正式更适于白刃格斗,枪本身加上刺刀,总长接近两米,这样的硬件再配合以日军久经训练的刺杀技术,在面对面的搏杀中无往而不利也就不足为奇了。

    戴小点翻身爬起,把匕放好,双手持枪,左右梭巡了一番,黑暗中,中日两国的战士已经杀到了一处,双方都杀红了眼睛,任凭身边不时有战友受伤或阵亡的惨叫传来,却七情不动,只是机械的挥动步枪,以平时训练后的成果,解决掉面前的敌人。

    戴小点的胸口隐隐作痛,疼得他咬紧牙关,手中的步枪一拨、一划,格挡开敌人的刺刀,半途飞起一脚,把正面的一个鬼子踢倒在地,向后大吼了一声:“连鹏!”

    “知道!”连鹏高声回应,手中的轻机枪啪啪的打了个点射,那个倒霉的鬼子才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有站直身体,就被子弹的冲击力重重的撞了出去!

    “该死、无耻!”听见枪声,剩下的鬼子可真急了,华军一个非常被人诟病的就是不尊重武士的传统,分明是白刃战,你用枪算什么?

    戴小点当然不会去顾忌日本人的感受,他和连鹏、石十七三个呈鼎足之势,由他正面拼杀,另外两个人负责捡漏,枪声不绝于耳的响起,日军一个个的摔倒在地——日军吃亏在枪中没有子弹,面对轻机枪的扫射,像婴儿面对成年人的压迫一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蓦地一声怒吼,一个双手持刀的家伙出现在戴小点面前,一直冲到距离他八尺左右才站住脚步,双手十指用力,攥住刀柄。连鹏一个箭步过来,就要开枪,戴小点把枪口向下一按:“旅长?”

    “没事,我来。”戴小点头也不回的说道。示意两个人后退一点,右手一翻,亮出尺许长短的匕,向对方招招手。

    来人正是河村,眼见对方做好了战斗准备,大叫声中,迎头一刀!

    戴小点不等对方的刀落下来,先把手中的匕一横,战刀砍在匕上,戴小点猛的跨上一步,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传来,匕顺势而下,一路切了下去,直到刀锷方才止住,然后身体一侧;河村本来狞笑的表情立刻僵硬,他用的是长兵器,近身缠斗的条件下,是万万比不过对方的匕的!

    他也是多年习武,反应相当机敏,动作也是电光火石一般,但即便如此,还是慢了半拍,只觉得膝弯处一声脆响,紧接着就是刺骨的剧痛!

    河村踉跄着抢出几步,身体佝偻下来,戴小点只用了一脚,便废掉了他的一条腿!河村费力的想站直身体,膝盖处的痛楚却根本不可抑制,低头看看,左腿的膝盖以下,已经完全变形,疼得他呲牙咧嘴,表情扭曲的怒视着对面的这个大个子,歪歪扭扭的站直身体,再度举起了长刀。

    戴小点冷漠的摇摇头,用日语说道:“力从地起,你站都站不稳,还想和我战斗?”

    “…”河村呆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会说日语,脑筋一转,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心底痛苦的呻吟一声,运气真是坏到家了,居然遇见了这个家伙?“投降吧?”

    河村把心一横,厉声喝道:“皇国勇士,绝不屈服!”

    “非常好,那就让我赐给你一个勇士的死法吧!”戴小点一步迈进,河村举刀就砍,戴小点双臂举起,抓住他的手腕,身体微微后退,手上一拧、一挥,河村的战刀反向从两个人之间的区域划过,一刀,就砍断了他完好的一条腿!

    河村大声惨呼,戴小点一条右腿高高举起、重重落下,准确的蹋在他的颈窝处,颈骨被这一脚彻底踩断,河村怒目凸睛良久,终于带着万分的不甘心,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周围几个日军眼见自家长官死在这个大块头的脚下,激愤之下,也顾不得正面对的敌人,转身包围上来,这一次,戴小点可不愿意再费力气了,灵活的向旁边一闪,连鹏、石十七各自上前一步,手中的拉提26炒爆豆般的响了起来:“突突突突突突!”几秒钟的时间,十几个鬼子惨叫着倒在血泊之中!

    日军实在是坚持不住了,黑暗中很难分辨清华军的具体数量,只知道捅死一个,就有三五个人同时围上来,等到好容易逼退这几个人,一转身的功夫,却有更多的敌人聚拢到自己面前。这样的战斗可得怎么打呦?

    河村阵亡的时候,香佐遭遇了陷入了华军的包围之中,以他的功夫,五六个敌人根本休想近身,但华军和鬼子作战久了,都知道像他这样的,手持战刀的,都是日军的指挥官,因此近一个排的战士舍生忘死的拼死进攻,把香佐累得满身大汗,头都给打湿,乱成一团的贴在脑门上。

    “打!”香佐左右挥刀,砍退了两个华军战士,正待突前一步,彻底解决了这个家伙,直觉告诉他背后有人,香佐真不愧是多年习武,身体灵活远常人,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还能强行扭转身躯,一柄刺刀擦着小腿过去,长筒军靴、马裤被破开,小腿上多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刀口!

    香佐动作半点不停,反手一刀,将这个背后偷袭的敌人砍翻在地,右手一拧,战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周围的几个华军惊呼有声,匆匆避了开去。

    香佐额头上也渗出层层汗珠,他的武功虽然很高,但一刻不停的战斗了近2o分钟,他也有些坚持不住了,香佐双手握紧刀柄,喃喃自语的骂道:“笨蛋,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吗?”

    对面的二十几个华军战士也是面无人色,这个王八蛋好厉害!身上已经多出七八道伤口,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弟兄们,一起上,拼死这个**的!”

    “上啊!”二十几个人一拥而上,数十支步枪上的刺刀闪映着依稀的月色,如一片刀山相仿,香佐自知杀身报国就在今天,也再无顾忌,嚎叫一声,不退反进,挥刀而上。

    华军人数众多,岂会被他孤身一人吓住?三五支步枪同时举起,硬生生扛住香佐的一刀,后面有几个人一跃而上,向着他全无防御的后背袭来,香佐抱定了为国尽忠的念头,对后面的敌人理也不理,手中长刀一收一送,便已经从一个敌人的小腹钻了进去,再拔出来时,带起了喷泉一般的热血!

    受伤的战士惨呼着摔倒在地,与此同时,从后面赶上的几个战士也杀到了香佐身后,眼看着敌人完全不设防的身躯近在眼前,两个华军战士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狞笑!

    谁知道就在这时,空档间突然多出两个日军,手中步枪同时举起,嘡啷一声,格挡开了华军的刺刀:“中队长!”

    香佐一惊回头,脸色立刻舒展开来:“今西君、天野君?”

    “嗨咿!”三个人背对背站好,姓今西的仓促说道:“中队长阁下,咱们冲出去吧!”

    “河村君呢?”

    “对不起,河村阁下已经为天皇陛下尽忠了。”

    香佐半晌无语,终于狠狠的一咬牙:“好,我们冲出去!”

    三个人简单交流几句,香佐左右看看,用战刀一指:“这边走!”

    “走!”今西和天野紧随其后,华军一愣的功夫,立刻明白过来:“鬼子跑了,追上去!”

    为的排长单膝跪地,掏出一排弹夹塞进枪膛,就势举起、瞄准、开枪:“砰!”三个鬼子中的一个趔趄着摔倒下去,剩下的两个人还想回头帮扶,排长砰砰砰的连开数枪,吓得二人再也不敢停留,一溜烟的隐身在黑暗中。

    “走,追上去!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跑了!”

    “都站住!”华军才要起步,身后有声音传来,回头看去,竟是李冲:“团长,他们只有两个人了……,而且为的那个杀了咱们十几个弟兄了。”

    “废话,周围一片漆黑,你知道前方有没有鬼子埋伏,万一遭遇了人家的陷阱,不但杀不了人家,你们这些人也都要陷在里面了。”李冲面无表情的说道:“咱们的任务是解救被围困的友军,现在这个任务已经完成,收拢部队,原地休整,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华军为的排长万般不愿,但战场上军令如山,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排长能够抗拒的,皱着眉头,向李冲敬了个军礼:“是!”

    战斗一直进行到晚上7点钟,枪弹声才算稀稀拉拉的稀疏下来。

    张振华那边的战斗居然是最后一个结束的,他也是真急了,顾不得是不是会暴露位置,大喊大叫起来:“枝云、小点、小点!你还在吗?小点?”

    “我在、我在。”戴小点有气无力的答道。

    “哎呦!”张振华长长的叫唤了一声,脚步立刻放慢,很快的,就看见了戴小点,他倚着一颗树,双腿伸得老长,他看不见他的脸色,从对方这样的坐姿也能够分析的出来,他一定是疲惫到了极致。

    张振华走到他身边蹲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小点……”

    “我明白的,”戴小点说道:“要是有可能的话,你怎么会把我扔在那不管呢?一定是遭遇了凭你的力量暂时对付不了的局面了。”

    “可不是吗,小鬼子真邪门,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不到两个小队,我带领弟兄们连着冲了三次,都给他们硬挡回来了!”

    戴小点的坐姿有些僵硬,逐渐扳正了身体,张振华急忙问道:“怎么了?”

    “流河镇那边……”戴小点讷讷的说道:“按照我当初的估计,只要坚持到太阳落山,鬼子就将不得不撤退,为咱们让出道路,但1o8师团的韧性之强大是我事先严重低估了的,……”

    张振华摇头说道:“这哪能怪你呢?鬼子到底怎么作战,难道你还能知道?”

    “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流河镇那边,要是第1o师团也像1o8师团这样,咱们的人可能就危险了。”

    张振华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将作势欲起的他重又按了回去:“枝云,着急没用。现在天这么黑,战斗可能已经结束了,你就是真的赶回去了,又有什么用?”

    “可……”

    张振华不由分说的说道:“这一次你听我的,少废话!连鹏、连鹏?!”

    “来了、来了。”连鹏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忙冲了过来,“张旅长,你您叫我?”

    “把你们旅长给我看好了,千万不许他乱跑乱动,要是出了岔子,我找你算账!”

    连鹏高兴极了,脆生生的答应了一声:“没问题!”

    张振华把这件事交代清楚,起身离开,命人把林全德叫了过来:“你马上安排人,返回流河镇,分三路走,要是遇到咱们的人,就接应回来,要是那边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就想办法从侧翼给小鬼子来一下狠的,同样的,把咱们的人解救出来。”

    林全德是新上任的二团长,平日里总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似的,他原本是池栋的副手,孙庄战斗,池栋身负重伤,甚至还被日军给俘虏了,后来被抢了回来,现在已经送到保定去治疗了。

    林全德沉默的点点头,黑暗中召集战士,向北方一路去了。

    在这一边,华军在快打扫战场,四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原本很轻松的工作也变得费时费力起来,原因无他,伤兵太多!易谊、张振华等人初步统计,华军阵亡过7oo人,受伤的足足有1,243人,以每个伤员要两个人帮扶着才能继续前进来计算,就要过一个团的部队来伺候,如果把天色的因素也计算在内,人数还要倍增。
← →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