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斗转星移,威震武林

澳门太阳城有哪些-澳门太阳城可以存钱

← →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
    石世明身为华山派大长老,他说的话马三嫂和章太城自然不疑,于是立即往秦书淮右路攻去。

    三人集中到右路,正好方便秦书淮施展斗转星移。一是三人离的近,方便,二是秦书淮没有了左、中两路之患,更可以全力招。

    叮叮当当,清潭剑与三人的兵器飞相交,剑影交织成一道银白的铁幕,牢牢地护住了右路。同时,秦书淮又且战且退,一副力将不敌的架势。

    三人见状,便攻的越的凌厉了。

    秦书淮见三人已经上当,正欲用出斗转星移,却见章太城忽然身子一飘,猛地往自己左侧移去,继而两柄判官笔陡转旋转,一时间虚影闪烁,秦书淮眼前一晃,竟看不出他的笔究竟出没在哪路。

    不由心里一寒,暗叫了声“不好”,然后身子往后一斜平移了数米,却在此时只见一枚判官笔嗖地飞了过来,秦书淮右脚跟一蹬,又向右平移了一米,用的正是移形乱影,这才堪堪躲过,此时背后已是凉汗直冒。

    底下一阵惊呼,在不抬腿的情况下平移,这等轻功却是闻所未闻。有人便忍不住大声问道,“秦帮主,这是何门武功?”

    秦书淮脚步再次一错,躲开了马三嫂的一刀,然后又暴起闪至一旁,这才说道,“这叫‘躲狗步’,需真气回转,脚跟力,才能不被狗咬!”

    底下人又记下了,真气回转,脚跟力。秦书淮倒没瞎说,移形乱影确实是这个原理。但是踏雪无痕轻功是何等精妙?要用好这招“移形乱影”,真气回转的路线极为复杂,任他们想破脑袋也别想悟出来。

    秦书淮又将注意力回到场上。此时马三嫂和石世明又攻了上来,秦书淮故意双手持剑,抵挡了几回合,便又往后退去。

    石世明见状又冷笑道,“哼哼,秦帮主,剑也拿不稳了么?”

    秦书淮喝道,“少废话,来战!”

    石世明呵呵一笑,心道,现在这小子一手已废,便是我一人亦可将其拿下!今日击杀此妖孽的功,便是我华山的了!

    于是持剑游走于秦书淮附近,寻觅战机。秦书淮双手持剑,与马三嫂、章太城两人“吃力”地过了一个回合后,又闪至一旁。

    这时,石世明看准时机,双腿猛地一蹬,手举长剑划出一道完美的直线,势大力沉地冲秦书淮胸口刺来!

    秦书淮心中冷笑,就是现在!

    长剑一震,真气骤然凝聚,与石世明的来剑绵绵一碰,先是顺着对方的剑势转了一圈,待吸尽对方剑上的内力与外力之后,又手腕轰然一震,便将那股巨力通过长剑尽数弹了回去!

    斗转星移的奥妙之处,就在于对方的内力越高,反弹回去的力量也越大(当然前提是自身的内力也足够强大),石世明身为华山派的长老,其内力自然浑厚无比,而且这一剑他想毕其功于一击,所以用上了全力,因而这股反弹之力不仅让他手臂一麻,更有一部分直接进入了他的筋脉,引得他内力剧烈地一震。

    而与此同时,他的长剑已经像牛皮糖一样被牢牢地黏在了秦书淮的长剑之上。

    此时,马三嫂先杀到,而章太城紧随其后。

    秦书淮长剑一抖,引导石世明的剑往马三嫂腹部刺去,而自己的长剑则骤然提起往章太城斜劈过去!

    大吼一声,“斗转星移!”

    “噗呲!”马三娘忽觉腹部一凉,顿时一脸的惊骇与不解!

    明明这小子的剑劈向章太城的,怎么又能刺中自己的腹部?

    低头一看,却赫然惊见那剑竟是石世明的!

    不由怒喊,“石长老,你怎生反戈?”

    石世明也是惊呆了,道,“我、我怎么会?”

    就在他一惊之时,忽然又见章太城的判官笔又冲自己的脖子划来,顿时浑身一凉,来不及多想便身子往后一倾,那判官笔便噗呲一下从他下巴划过,顿时皮开肉绽,鲜血外涌。

    毫无疑问,章太城也中了秦书淮的“斗转星移”,此时也是一臂酸麻,又兼内力震荡。

    秦书淮立即全力施展夺命十三剑猛攻章太城,只用到了第四剑他便无力抵挡,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秦书淮冲出一剑,直奔他的咽喉。

    章太城满眼血丝,瞳孔大缩,目瞪口呆地看着来剑。

    “嗡!”

    长剑在他的喉咙半公分处骤然止住,强大无比的剑气瞬间将他吹得披头散。

    章太城呆若木鸡。

    马三嫂捂腹倒地。

    石世明手持长剑,形同雕塑。

    场下,先是一片死寂。过了会儿,所有人口中都喃喃地念着那几个字。

    “斗转星移!”

    “斗转星移!”

    原来逍不尘、“崆峒二圣”他们都是败在了这招“斗转星移”之下!这门功夫强悍诡异如斯,却不知是哪门哪派的绝学,为何这么多年来一直从未听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斗转星移,威震武林!

    秦书淮终于达到了目的。斗转星移让他一战成名,从此“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秦书淮,武林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收了长剑,秦书淮平复了真气,冲三人抱拳道,“三位,承让了!”

    三人此时都木讷地看了他许久。

    章太城缓缓起来,对秦书淮深深一拜,道,“秦帮主,老夫……认输了!”

    他一辈子都倨傲自负,但这次却输的心服口服。输在这等神功之下,他觉得并不丢脸。

    石世明收了长剑,亦是抱拳一拜,“秦帮主,佩服!”

    马三嫂虽心中愤懑,却也知道是人家仁慈才留了自己一条命。又想起几日前江河帮轻而易举地灭了漕帮与丐帮的近五千联军,心中更是煎熬。江河帮的崛起已势不可挡,漕帮作为昔日的漕运老大,当如何对之?

    与其相斗到底?如今他这般强横,自有峨眉、唐门等派与其结盟,而且看起来少林与武当也对他颇有好感,背后势力不可谓不大。而漕帮虽背靠北丐、华山、崆峒等大山,但他们肯为自己与江河帮、峨眉等派拼个你死我活么?

    但若是任由他展呢?此人在武林大会上刻意显露峥嵘,野心昭然若揭,恐怕不独霸大明漕运绝不会收手。到时候漕帮怕是连生计都成了问题,倒不如直接解散算了!

    这大明……怎的会出了这等妖孽?
← →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