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正文 第1252章 不能不停

澳门太阳城2017网站-澳门太阳城集团1986

← →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
    很多东西肉眼是看不见的,比如表情之下的真实心情。

    在燕京分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里处理一天公务,傍晚18点,边学道乘坐奔驰s6oo防弹车回家。

    s6oo车前有一辆奥迪a8开路,车后有一辆雷克萨斯Lx57o跟随,不算s6oo里的李兵和穆龙,前后两辆车里一共坐着6个保镖。

    出行阵仗如此之大,不是边学道想装逼,而是出于自保考量。

    美国奥斯汀生的事把杨天武的人也卷了进去,具体卷入程度有多深边学道不得而知,不过既然生牵连,他就要防着杨天武“狗急跳墙”。

    正常来说,在没有实据铁证的情况下动边学道这样一个身家百亿且口碑甚好的商界巨子是不可思议的,可是边学道实在不敢高估一个跟童某人那样的人狼狈为奸的特务官僚的敬畏心和戒惧心。

    他不能像不去美国那样不回国,所以只能强化身边的护卫力量,让对方没把握无声无息地秘密抓捕他,因为只要把事情闹大,对方就没法全身而退。

    总的说来,边学道现在这种感觉很不爽,可是他一时又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完美”地将杨天武拉下马。

    身为先知者,在明知道用不了几年对方就会失势落马的情况下,边学道实在下不了“自损八百杀敌一千”的决心。

    只有光脚的才不怕穿鞋的,穿鞋的不可能像光脚的那样毫不犹豫地豁出一切、破釜沉舟。

    所以,只能先这样戒备着。

    实在不行,就将办公室搬到香港,让杨天武的手够不到自己。

    车队随着车流滚滚向前,在一个十字路口,坐在后排的边学道忽然开口说:“先不回家,去中海凯旋。”

    中海凯旋?!

    穆龙听着有点耳生,一时没反应过来是哪里。

    在边学道身边待得更久的李兵则反应过来说的是单娆在燕京时的住处,他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后视镜说:“边总,中海的房钥匙不在身上,去了也进不去门。”

    边学道想了想说:“穆龙你坐前车回家取钥匙,在我书房书柜左手边下数第二个抽屉里。”

    穆龙闻言,点头说:“好。”

    凯晨世贸中心离中海凯旋很近,中间隔着复兴门内大街和太平桥大街,直线距离不到8oo米。

    车子调头,5分钟后,s6oo和雷克萨斯Lx57o驶到中海凯旋小区门口。

    门卫室里的保安推门走出来,先看了看两辆车的车牌,看出不是小区业主的车。

    干门卫这个职业的大多都是“看车下菜碟”,一眼就知道得罪不起眼前这两辆车里的人,门卫先是冲车敬了一个礼,然后礼貌地打手势示意司机放下车窗。

    按下半截车窗,李兵看着凑过来的门卫说:“我们来访友。”

    门卫客气地说:“麻烦您说一下单元、门牌号和业主姓氏,我做个登记,领导有要求,我们得照办。”

    报上单元和门牌号,李兵说:“业主姓单。”

    这个门卫是老人儿,略一思索,就将“姓单”和那个开红色奥迪a4、有阵子没见的年轻女业主对上号了。

    虽然知道单姓女业主不在家,可门卫的职责已经尽到了,没必要也没胆量不让眼前这两辆豪车进门,于是痛快地按下门禁遥控器,挥手示意李兵进小区。

    s6oo停在单娆家楼下,李兵回头问:“边总,听音乐吗?”

    边学道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说:“不听了,我想静静。”

    等了差不多有1个小时,穆龙回来了。

    一见面,穆龙就解释说:“赶上晚高峰,路上实在不好走。”

    边学道理解地点点头,一行人鱼贯上楼。

    开门,开灯。

    穆龙和另一个男保镖进门查看一圈确认安全后,边学道和李兵走进屋内。

    屋子里的摆设跟上次边学道离开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所有家具上都覆着一层灰尘,提醒来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打扫了。

    推开卧室的门,边学道迈步走了进去。

    穆龙和李兵扭头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守在门外。

    门里。

    坐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边学道仔细打量单娆曾经的香闺,脑海中满满都是旧时光里的旧时光。

    往事种种,仿如昨日。

    脱鞋躺在床上,感觉枕头下面似乎有硬东西,掀开枕头一看,是一个日记本。

    拿起日记本,翻开,前面很多页都被人撕掉了,只有一页纸上写着一行字——“有些东西不过很久,是不可能理解的,而等到理解了,又为时已晚。”

    真的为时已晚吗?

    单娆眼中的错过,正是边学道心里隐隐期待的松绑,因为从一开始,他内心深处只是想“临时停泊”,这一点,边学道没法自欺。

    所以说到底,一直追求不亏不欠的人,终究亏欠于人。

    可是同样**凡胎,都是凡夫俗子,哪个没有一点私心?谁一生能真正做到不亏不欠、不偏不倚?

    看着日记本上熟悉的单娆的笔迹,边学道开始思考“补偿”方案。

    可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头绪。

    想到最后,竟然是沈老师的“难题”占了上风。

    这个……怕是不妥吧?!

    在床上躺了2o多分钟,把日记本放回原处,边学道起身下床,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门,平静地招呼李兵、穆龙离开。

    如果还是一个小审读,拿出一周时间来回味旧日感情都无所谓,可今时今日的边学道,可以反思己过,但不宜自我否定,因为那会消磨他的领袖气质和斗志,所以今晚这种行为十分奢侈。

    下楼,上车。

    边学道一改来时路上的精神状态,轻松地跟李兵说:“我想吃火锅了,你找一家店,咱们几个吃火锅。”

    s6oo行驶到小区门口附近,还没出小区,路边一个人吸引住了边学道的目光。

    祝德贞!

    身穿灰色长衫毛衣、棕色平底长靴、围着混色羊毛披肩的祝德贞正站在一辆金色路虎旁边打电话,路虎驾驶室的车门开着,看样子好像车出了问题。

    看见有车驶来,祝德贞让出位置,然后似乎好奇三辆车的豪华,朝车队中间的s6oo看了一眼。

    s6oo的车窗玻璃经过特殊处理,外面看不见里面,但里面能看见外面。

    见祝德贞向座驾看过来,边学道开口说:“停车。”

    不能不停!

    跟祝德贞虽然不算太熟,但人家不仅答应把国贸三期8o层让给他,还动用海南的人脉关系把童和夏宁送到医院,现在迎面相逢,对方又看似遇到麻烦,装作没看见就太薄义了,再说边学道也挺好奇祝德贞怎么会出现在中海凯旋小区院里。

    说不出原因,直觉告诉边学道在这里遇见祝德贞巧合得有点反常。

    见车队停下,祝德贞收起手机,微微蹙眉看向s6oo驾驶室。

    看祝德贞的样子,如果是她不认识的人跟她搭讪,正心情不爽的她说不准就要飙。

    下一秒,车窗落下,看见坐在s6oo车里的边学道,祝德贞脸上的表情立刻从“小不爽”变成“居然是他”。

    看着车窗外的祝德贞,边学道微笑着说:“好巧,需要帮忙吗?”

    祝德贞恢复第一次见面时的冷清本色,说:“车子出了点问题,我已经联系拖车公司了。”

    边学道问:“让我的人帮你看看?”

    祝德贞想了想,说:“好吧!”

    边学道扭头看着坐在副驾驶位的穆龙说:“老穆你去瞧一眼,看看是什么问题。”

    “好。”

    穆龙开门下车,朝祝德贞开的路虎走去。

    几分钟后,穆龙走回来,一边用手帕擦手一边说:“可能是点火开关和马达之间的线路接触不良,拖去4s店修一下比较好。”

    边学道听了,看向祝德贞说:“你要去哪?我送你过去?”

    盯着边学道看了好几秒,似乎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祝德贞轻轻点头。

    见女士点头,边学道开门下车,绅士地扶着车门说:“请!”
← → 加入书签